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枪与道_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酒当歌-

时间:2021-06-30 13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庸手小说枪与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酒当歌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冷风犹在呼啸,泪水也在飘零。

    一个安安静静的女人,内心是不是很脆弱?情感是不是更加脆弱?

    笑意犹在,笑意里的关切与热衷没有一丝改变。

    她依然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想要彻底征服心爱男人,不但需要高超的智慧与耐心,还要有非凡的了解,特别是心爱男人很需要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彻底了解,彻底给予满足,这样不但可以完全占有他的躯体、灵魂,而且一定可以彻底征服他的情感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对象的女士,可以去试一下,说不定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无生石像般转过身,石像般走向漆黑。

    杨晴远远的已看到书香渐渐软坐在地上,似已虚脱、崩溃。

    她的心已要碎了。

    她很希望无生这么离去,又恨无生这么离去。

    人已离去,说书的声音已消失,大地一片死黑,令人寂寞、发疯的死黑。

    杨晴忽然拉住无生,一步也不愿让他离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这么离去?”

    无生不语,石像般挺立着,盯着、戳着漆黑的天边。

    他的心也许更加漆黑,又黑又冷。

    外表坚强的人,内心大多很脆弱,脆弱而无力。

    瓦片上那只野猫不停的尖叫,声音沙哑而抖动,不但令人惧怕、胆怯,更令人心生同情、怜惜。

    杨晴凝视着,心里暗暗酸楚,这令她联想到书香。

    那间屋子犹在发着热力,她一定还在酸楚、痛苦。

    杨晴拉着无生的手,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无生石像般挺立,石像般不动,石像般不语。

    杨晴笑了笑,“就算是为了柳销魂的下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无生不语。

    杨晴的心渐渐已收缩,已绞痛。

    她忽然很恨自己,为什么当时没有将无生阻止住,现在想要回去,岂非很难?

    心已绞痛,手已不稳。

    她忽然松手,用力的奔了回去,希望书香不要太难过,不要太伤心。

    无生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也许女人都很了解女人,书香正是她想的那样,已安安静静软坐冰冷、坚硬的地上。

    安安静静的垂下头,手里依稀握住那张漆黑的纸。

    脸上的泪水已滴尽,躯体仿佛变得更加憔悴而无力,也没有了那种活力。

    喘息着奔进来将书香慢慢扶起,忽然抱住,紧紧的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令她想不到的是书香也这样紧紧抱住,抖得比自己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她的躯体竟已不停抖着,屋里寒意并不浓,杨晴已感觉到她躯体没有热力,冰冷、僵硬如大地。

    杨晴将衣衫解开,将她搂在怀里,她已在喘息。

    书香的躯体为什么这么冷?是不是她的心已寒?

    一个女人的心若是寒了,躯体岂非也很寒,又寒又冰。

    书香缓缓抬起头,凝视着杨晴,“你这是......。”

    杨晴点头,已现出笑意,“没事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

    书香点点头,忽然将她推开,独自一人席卷着,“我不需要你陪,不需要你同情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忽然奔向黑暗。

    杨晴咬牙,喘息着站起,躯体抖得更加凶狠,冷风刀一般割在躯体上,实在令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书香已远去,远方只有漆黑。

    天边更黑。

    屋子里炉火渐渐已平息,不再那么热情。

    冷风中已吹来一片残叶,这是一片极为普普通通的叶子,并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杨晴拈起,走到门口,远眺前方。

    她的心变得很寂寞而孤独,冰冷而酸楚。

    残叶犹在冷风中抖动,她的眼睛不由流出了泪水,她已不由的呼叫着,“无生,你在哪?我好怕,我真的好怕......。”

    冷夜中没有无生,冷风已在呼啸。

    仿佛在耻笑着她的愚笨与无知,大地变得更加无情。

    地上的血迹已风干,钩镰枪犹在边上抖动着,仿佛想诉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杨晴忽然将纽扣解开两粒,迎着冷风,尽量多受点折磨。

    无生呢?他在哪里?为什么不在我身边?

    杨晴挺起胸膛,躯体抖得更加剧烈,“无生,你在哪?我好怕,我真的好怕......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渐渐比瓦片上的猫叫还要细小而无力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色,冰冷的大地。

    迎着冷风,走的并不快,屋里的灯火渐渐远离。

    她依然在呼唤着,“无生,你在哪?我好怕,我真的好怕......。”

    无生没有出现,书香也没有过来,这里忽然已剩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孤独、寂寞而冰冷。

    可是她依然咬牙,盯着远方。

    远方只有冷夜。

    /

    /

    冷夜。

    灯笼犹在冷风中摇晃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紧紧握住刀,时刻都没有放手。

    大厅里已燃起了灯,燃灯的居然是徐大路。

    大路般的笑意,大路般的姿态,大路般的话语。“虎大爷居然整装待发了?”

    下山虎不语。

    他用刀鞘死死的抵住肚子,尽量不要让伤口的血流得更多。

    七把刀已盯着徐大路,死死的盯着,不语。

    握刀的手早已触及刀柄,仿佛时刻都不愿分开。

    刀并未出鞘,人也没有靠近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话而已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柳销魂已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,已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杀机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都想杀死对方,占有柳销魂,霸占这女人。

    徐大路轻轻的将灯点燃,就将墙角的酒坛提了出来,走到桌旁,倒上两碗酒。

    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了却冷路夜悠悠。”

    柳销魂不懂,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?为什么请下山虎喝酒?这是送行?还是送死?

    下山虎依然用力将刀鞘抵住肚子,走了过去,盯着徐大路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有何不妥?有何不对?”他已笑了,笑的很热情而欢快。

    他忽然高举大碗,一饮而尽,笑着凝视下山虎。

    下山虎也高举大碗,一饮而尽,空碗已放下,酒已加满。

    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”

    徐大路忽然又喝了一碗酒,他喝得很大路,所以连衣襟上都带着酒水。

    下山虎居然也没有推辞,也跟着喝了一碗。

    客栈里显得很安静,安静的仿佛只有他们几个人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呢?

    屋外的血迹已擦净,已没有一丝痕迹,这里仿佛并没有死过人,也没有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下山虎盯着外面,眼睛变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徐大路笑着将第三碗酒一饮而尽,笑着走向楼上。

    下山虎也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,他缓缓的走到灯笼下,盯着外面。

    外面的一切已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油锅已不见,那辆马车也不见,甚至令那两名点苍弟子也没有了,地上的血迹已没有。

    不远处依稀停着几辆空镖车,上面被砖头压着的草席,乌拉乌拉的扑腾着,仿佛是夜色里酒醉的浪子在怕打着大地。

    柳销魂不由的生出冷汗。

    她娇弱的站着,娇弱的凝视着下山虎,下山虎的脸颊上已因过度饮酒泛起了一种嫣红,一种病态的嫣红,又仿佛是经受地狱恶火剧烈焚烧过。

    七把刀,七个人,他们不由的靠向下山虎,他们仿佛已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山虎忽然转身,盯着里面。

    里面的那盏灯忽然已熄灭,没有风,也没有光,更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死寂。

    下山虎盯着里面,仿佛已找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刀出鞘,刀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刀光骤然间消失,一人惨呼着倒下,“噗”的一声落到地上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没有光,所以没有人能看见,却可以听到。

    柳销魂娇弱的站住灯笼下,凝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天地间已仅剩下这两盏灯笼在发着亮光,亮如明珠。

    明珠已在冷风着摇摆,她的心也在摇摆着。

    下山虎盯着漆黑的里面,缓缓的后退。

    他后退,后面的七把刀也后退,一直退到灯笼下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愿说话,脸上的言语已更多,已不必再说,特别是惧怕,他们每一个人几乎都有。

    柳销魂凝视着下山虎,“这里是不是......。”

    下山虎点头,却不愿多说话,刀已出鞘,鲜血犹在飘零,另一只手死死抵住肚子,仿佛生怕一旦松开就会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柳销魂仿佛隐隐感觉到那种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远方已传来打更声。

    冷风中已有人呼叫,“丑时四更,天寒地冻。”

    更夫缩着脖子,敲一下,吼叫一次。

    远远的过来,又走向远方,柳销魂凝视着这人,这人仿佛也很神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盯着这更夫,每个人都已紧紧握住刀柄,只要他靠近这里一丁点,只要他叫错一个字,必然会死于乱刀之下。

    更夫远远的走来,又向另一个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仿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叫声没有一丝特别,更声也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已是四更。

    天地间寒意更重,寂寞之色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柳销魂凝视着下山虎与七把刀,眸子里现出了怜惜、同情之色。

    下山虎盯着他们,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把刀已走向镖车,将镖车移了过来,草席扑腾的声音更加剧烈,上面的砖头仿佛已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柳销魂凝视着下山虎,“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下山虎点点头,盯着远方,脸颊上的嫣红已变得极为昏暗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已很紧张?很惧怕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