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开封府小饭桌_ 64.064-

时间:2021-06-19 17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鱼七彩小说开封府小饭桌 64.064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 防盗说明在文案, 72h后自动替换正文,感谢理解  包拯笑道:“也罢了, 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语鸠鸣,蝉声阵阵。

    初夏一过, 迎来了盛夏, 天气渐渐转热, 东京地界眼看就要到了雨季。

    开封府至今还没有查到蓑衣凶手的真实身份, 接连数日, 展昭率赵虎等人兵分六路在整个东京城进行排查。一是找目击证人, 二是找可能犯案的凶手, 前者或许还有一些可能, 后者则跟撞大运一般。

    第七日, 大清早就见天盖厚厚的一层乌云, 黑压压得迫人透不过气。人在地上走, 觉得天上的黑云随时能要砸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看这天, 势必要下一场大雨。若真如小厨子推断的那般,很快就会出现下一名受害者。”展昭推窗看天后, 皱眉对身边的公孙策道。

    公孙策也踱步到窗边,情绪难逃忧愁。

    至晌午,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。开封府绝大多数衙差都被放出去巡街,不过用这种方法去防范凶手犯案, 就犹若大海捞针一般。

    “包大人呢?”展昭问。

    “在书房, ”公孙策徐徐道, “陈州来信,大人看过之后脸色一直很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展昭关切再问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陈州遇灾,圣人前些日子已然下旨拨粮赈灾,这时候包大人从陈州接到来信,极有可能与陈州的灾情有关。

    公孙策摇摇头,低声对展昭道:“八成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二人就见包拯穿着一身朝服面色严肃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宫一趟。”包拯说罢看着窗外,“下雨了,但愿不会再有无辜者命丧蓑衣凶徒之手,开封府这里还要劳烦公孙先生和展护卫镇守。”

    公孙策和展昭双双恭敬应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踏云巷,普旺茶楼。

    因巡街到半路下雨了,开封府的衙差张凌带着他四名属下躲到茶楼内吃茶,还特意要了干果点心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“张哥,展护卫让我们巡逻,咱们在这躲雨合适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,偌大的东京城上哪儿找线索去,再说我不说你们不说,谁知道我们在这躲雨。”张凌理直气壮道。

    “张哥,想好怎么处置那小厨子没有?”孙桥笑问。他素来和张凌的关系最好,没少在张凌那里得便宜,人送外号‘张凌的小狗腿’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厨子?莫非是小饭桌那边新来的那位厨子?”另一位衙差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张凌不爽地把一颗花生仁丢进嘴里,嘣的一声把嘴里的花生狠狠咬碎,“早想好了,不过这些天我不当值的时候,小厨子几乎都在厨房,在府里我没法动他,我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,不好当众在府里惹事。”

    他的贵妃姐姐还指望他在开封府混出名头,可以与众不同,从小做大,他当然不能在开封府里惹事。

    “那好办,咱们想办法把小厨子骗出来。”孙桥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算了吧,这事儿要是回头被公孙先生和展护卫知道了,你们两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张凌啪地拍桌站起来,眼睛狠狠地瞪着同桌的几名衙差,“你们想去告状?”

    余下的三名衙差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不说,他们怎么会知道。”张凌指着他们,警告道,“告诉你们,你们谁敢把我的话告上去,我张凌从今以后就和他势不两立,把他折磨到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他们肯定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孙桥忙笑呵呵地劝慰,拉张凌坐下。而刚刚嘴欠的衙差则低下头,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继续吃吃喝喝地闲聊,张凌被孙桥恭维地直乐呵,另外三名衙差倒没这兴致,但面上还是赔笑应和,叫人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这时候茶楼进了人,店小二乐呵地去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的每样点心给我来六块,分别两份,包起来。”声音略低沉,透着愉悦。

    “好咧,客官稍等!”店小二说罢,就去后厨包点心。

    孙桥听着声音有点耳熟,抬头去看,眼睛睁大,用胳膊撞了一下张凌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!”张凌不耐烦地应一声,去瞅孙桥。

    孙桥用眼神示意张凌往门口那张桌看。

    张凌随意瞟了一眼,眼睛立刻就定住了,竟是开封府的那个小厨子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‘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’。

    张凌放下筷子,得意一笑,令孙桥附耳过来,低声对其嘀咕了几句,然后就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哥,那这事我要是做成了,有什么奖赏?”孙桥一脸眼馋地看着张凌。

    “去你最喜欢的状元楼喝酒如何,要什么随你点,眉头都不会皱一下。”张凌豪爽道。

    孙桥乐得差点拍手,“那感情好。”

    孙桥心声:早就想尝一尝那状元楼的烤熊掌到底是什么味,奈何花不起银子买,这回可有机会了。一会儿我可得好好卖力欺负那小厨子,让张凌高兴高兴,不然我哪有熊掌吃。

    刚在桌边坐下的赵寒烟从茶楼里众多吃客的心声中过滤到了‘小厨子’三字,侧目循声看过去,自然就看到了大堂东边桌坐着的张凌、孙桥等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店小二把点心包好,笑着递给了赵寒烟。

    赵寒烟起身付了钱,戴上帽子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正朝着赵寒烟去的孙桥,见她要走,赶紧喊‘赵寒’。但对方好像没听到一般,径直出了茶楼。

    孙桥追出茶楼外,外头正下着雨,街上稀稀落落的有三两个行人,都穿着蓑衣,带着帽子,几乎看不到脸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孙桥赶紧跑回去,把自己的蓑衣套在身上,一边跑一边嘱咐张凌放心,“我肯定把人给训服帖了,等我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凌高兴道。

    孙桥在路中央站定,往路两边看。那个小厨子刚刚出去,肯定没有走远,路上这几个穿蓑衣的人里一定有他。

    孙桥判断了下身影,也判断赵寒烟该是往开封府方向走,遂看着朝街东头看去,果然有个背影很像,就赶紧朝那方向追。

    半晌后,赵寒烟从茶楼后街的破宅子里走出。忽有一破衫女孩跑了出来,拉住赵寒烟的手,张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仰望着她,但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想跟我走了么?我住开封府,那可是包大人住的府衙,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想了想,坚决摇头,随即松开手转头又跑回宅子里。

    赵寒烟没办法,只好把门关上,回开封府。

    这小女孩是赵寒烟在三天前发现的,当时她正和秀珠、春来一起买菜,看到几名小乞丐在欺负一名衣衫破烂小女孩,女孩的年纪八岁左右,抱着头躺在上呜呜哭着,却没说一句话。春来去赶人的时候,那几名小乞丐还笑骂小女孩是哑巴。

    赵寒烟和秀珠随即就去把小女孩扶起,谁知那小女孩一看到秀珠手里提着血色的牛肉,就跟发了疯似得挣扎。

    娘亲我想吃肉……娘亲我回来了……啊!不!不!娘亲!为什么死了,好多血,好多血……父亲,大哥,二哥……

    赵寒烟从小女孩只言片语的心声中,大概解毒到她的一家人好像被什么人杀死了。小女孩因受惊过度,不能说话,不和任何人靠近,任何人一碰她,她就会发疯。赵寒烟这几天一直试图接近小女孩,给她送吃的,但每次她都躲得远远地,只有她走远了,小女孩才会去把食物拿过去。今天小女孩是第一次用手拉她,但能看出来小女孩还是很害怕,看起来还需多花些时间和她相处才行。赵寒烟是学过心理的,知道这种事急不得,更不能过于逼迫小女孩,当下就要以小女孩能接受的方式循序渐进,慢慢来。

    赵寒烟回到开封府后,就把剩下的那一份点心打开,每样取一块品尝。普旺茶楼的点心在全京城都很出名,赵寒烟在品尝的同时,会研究其味道特点,猜其所用的材料。然后换位思考,若是自己在自己制作点心的时候,会怎样组合食材才能令每样食材的味道达到完美融合。

    春来忽然急急忙忙跑来告知赵寒烟:“又死人了,这次事儿大了,是咱们开封府的衙差,叫孙桥。包大人让你过去!”

    “让我?”赵寒烟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对,说是他的死和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公孙策把粥放到包拯面前。

    碗到跟前来,更有一股鲜香味扑鼻,这跟刚刚远远闻到的米香味还有不同。包拯暗暗又吸了两口香气,越发觉得自己饿了。他谢过公孙策的提议,端起了碗。

    包拯满眼探究地看着碗里粥,随即用汤匙舀了一口,吹了吹,送进嘴里。浓郁四溢的米香瞬间爆满整个口中,淡淡的肉香,一点点鲜,没半点腻人的味道,让人喝了一口还想喝第二口,细软的粥从口滑入腹中,瞬间暖化了整个人。

    太好喝了!

    等包拯反应过来的时候,碗里的粥已经见底。

    公孙策很高兴包拯有胃口,忙再盛了一碗,劝包拯多喝点。

    “赵寒小兄弟这粥熬得十分鲜香软烂,请大人多用一些。”

    包拯点点头,转即把第二碗喝完。此粥鲜香合宜,浓淡刚好,十分掌握分寸和火候,可见这做粥的厨子确如公孙先生所言十分不俗。待两碗粥全部下肚后,包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,竟不想睡,颇有兴致地去写起了奏折。

    公孙策嘱咐小厮好生伺候包拯,劝他早睡后,方带人端着还有点剩粥的砂锅离开。

    赵虎送完信回来,要找展昭复命,碰到公孙策后,一抽鼻子,闻到了香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这么香?”赵虎听完公孙策的解释后,“正好我跑饿了,先生就把剩下的粥舍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策看眼砂锅,笑容谦和,“罢了,就给你,快去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赵虎高兴不已,赶紧从小厮手里接过,高兴地端着走了。先去展昭那里回了话,连地方都不挪,就要了碗着急喝粥。

    展昭从一开始看着赵虎捧着砂锅进门就觉得好笑,这会儿正事说完了,才问他:“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和公孙先生讨来的,可香了,你闻闻。”赵虎鼻子灵,盖着盖也能闻到。展昭的鼻子则比不上他,所以没觉得如何。等赵虎特意揭盖后,香味令展昭叹香不要紧,赵虎也惊呼感叹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真香,是真香啊!”

    展昭更觉得好笑,“你不是知道香么才叫我闻,怎么转头却比我还惊讶?”

    “是知道香,但没想到会这么香。”赵虎惊叹。

    展昭:“还不快盛两碗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赵虎赶紧拿碗盛粥,转即觉得不对了,疑惑问展昭,“两碗?你也要喝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让我干看着?”展昭一脸自然地问。

    赵虎没脾气地点点头,盛两碗端过来。他立刻坐下来,迫不及待先喝一口。唇齿之间霎时被浓郁的鱼肉香和米香包裹,口中能感到有颗粒,该是米和碎鱼肉,但用舌头轻轻一抿,这些都化作绵软的汤汁在舌尖跳跃,口感更稠,更滑,末了咽下后,口中竟还残留着淡淡的骨香。

    “嗯!!!”赵虎来不及张口评价就继续下一口,激动地双眼闪闪发亮,感觉满足到要哭了,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好喝的粥。

    “是很好喝。”展昭微笑,一小口一小口地往肚子里送,面上不做表,但内心的激动一点不亚于赵虎。

    很快砂锅就见底了,赵虎还没有喝够。

    赵虎拍拍肚,不知足道:“我真盼着厨房快点弄好,这样就能继续吃到美味了。新来的小厨子真叫人觉得惊喜,人长得好不说,手艺还这么厉害。嗳,你说他为什么不是女子?这样我就能把他娶回家做娘子了!天天只给我熬粥喝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“你这厮,喝了人家给包大人做的粥也罢了,还想独霸。这话若是被他听到了,指不定会拿柴棒揍你。”展昭也有些期待厨房弄好以后,还会尝到什么美味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赵虎挠头傻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天的雨像是没下完,至夜里子时刮起了大风,乌云遮月,起了雨,至第二日清晨雨还是淅淅沥沥没有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寒烟去厨房检查了灶台,因为下雨的关系,新砌的部分没怎么干,看样子今天是不能开火做饭了。昨天给包大人做粥的时候,赵寒烟就琢磨着该配着小咸菜才好,既然厨房不能动火,不如先做点这些准备。等雨小些的时候,赵寒烟就带上秀珠和春来春去兄弟去街上买萝卜,顺便再添置各类米豆以及炒菜的佐料。

    春去春来一直负责买办,对东京城内各处铺子都很熟悉,在他们兄弟的指引下,赵寒烟仅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把所有的东西都买下来。

    四人在回去的路上,听到看敲锣开道声,接着就听人喊太妃出行令行人避让。赵寒烟和秀珠远远望见老太妃的马车,彼此看了一眼,便不约而同地转身去了附近的一条小巷躲避。赵寒烟瞅见一家裁缝铺开着店门,俩人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春来春去俩兄弟走着走着,回头发现赵寒烟不见了,赶紧折回来寻找。

    俩兄弟半晌没有找到人,就大声喊:“赵寒?”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秀珠白着脸从铺子里的走出来,手扶着门框,明显步伐有点不稳。

    春来和春去见状,忙询问何故。

    秀珠惊恐地抖着手,指了指屋里。俩兄弟顺势朝铺子里看,小裁缝铺子里到处放着布料,倒是没见到有人。这时候俩人就见赵寒烟从里间出来了,皱着眉,脸色沉重。

    “通知府衙,这里死人了。”赵寒烟道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?”哪会有这么巧的事!

    春来还有些不信,三两步走过去,掀帘子往里看。春去也跟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随即一前一后退了出来,这时候俩兄弟的脸色与赵寒烟刚刚的样子如出一辙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